开启一扇交流的窗户,假设一座沟通的桥梁: 维吾尔人权项目开通中文网站

鲁小迅, 特邀作者

对以语言为载体的有关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信息控制是任何专政者的独裁伎俩。中国政府对报纸、电视、广播、网络、微博、微信、博客、电邮以及其他任何方式的信息流通的控制举世闻名。在以“思科”公司为技术支持的、以“金盾”工程为代表的图像、语音、数据控制项目,见证了中国人民和汉语世界在21世纪依然遭受的信息审查和信息控制。庞大人口的汉族人民的心声,如对自由和民主的渴望,对权利垄断和官员腐败的憎恶,以及对人民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被剥夺的无奈,往往被官方庞大的宣传机器所掩盖、被网络警察所屏蔽、追踪和搜查。

一个拥有一千多万人口、拥有不同语言、历史、文化、宗教的维吾尔人除了饱受这一普遍暴政的信息管控和压制之外,还要面临着特殊的迷漫着大汉族种族主义的官方宣传、诽谤和侮辱。由于语言的不同,中国政府开动以宣传部以核心的庞大宣传机器,以国家安全和主权为借口,一面倒在汉语世界将维吾尔人描绘成异类“恐怖主义”,试图以此绑架汉语世界对维吾尔人的认知和评价,从而掩盖其各级强力部门在东土耳其斯坦的腐败,以维护对维吾尔人的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统治。

但是纵观历史,汉语世界和华人社会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悠久的历史,“礼义廉耻”是汉族人民崇尚的基本道德准则。在面对不公、不义时,汉语世界不乏仁人志士挺身而出,针砭时弊,鞭挞权贵; 不仅汉族人民富有人类社会所拥有的基本正义感和价值观,汉语本身就是一种富有正义感的语言,汉族的“褒贬”分类早已表明了这种语言对是非曲直的敏感性。

可是,今天,在维吾尔人心和人性遭受摧残的“新疆”,由于统治者的信息封锁、意见封杀、走访被禁,汉语世界听到的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官方报道,其中不乏意识形态的攻击(如同汉族社会早在文革期间所遭遇的那样),更不乏御用走狗无根无据无底线的奉承和诬陷(如北京一李姓“反恐”“砖家”声称华盛顿地区有1000多维吾尔恐怖分子),更不用说一般人的道听途说、人云亦云。总之,由于缺乏对维吾尔人苦难的深入理解和一边倒的宣传,有关维吾尔人的汉语叙事基本上是官方式的、意识形态化的、种族主义的以及大汉族沙文主义式的。在这种由官方构建的宏大叙事中,维吾尔人被绑架、压缩、丑化成汉人的敌人,而支持维吾尔人基本诉求的维吾尔代表和世界正义力量则被概括成 “反华势力”或“敌对势力”。以汉语为载体的这一切体制化的宣传和宣教不仅歪曲了基本维吾尔人的历史和现实,而且也侮辱了汉语所赋予给汉族人们的基本智慧、判断力、价值观和道德观。

正是在维吾尔人在汉语世界失语这一情况下,维吾尔人权项目克服资金缺乏、人员缺少的艰苦条件,历经艰辛架构了这座交流的桥梁。我们期待这个中文网站首先可以提供一些有关维吾尔民族、维吾尔历史和文化所遭遇的悲惨命运(如“就地枪决”和“强迫失踪”)以及对维吾尔人尊严的诋毁的基本线索和信息(如无法办理护照,男人不能留须,女人不能戴头巾)。它同时也揭示中国的官方、尤其是“公检法”为代表的强力部门如何以反“三股邪恶势力”发国难财的卑鄙行径及其丑恶嘴脸(如购买“奔驰”轿车在新疆沙漠反恐,兵团公路上设立所谓的“安全”检查站来垄断基本的农产品流通以图暴利等)。

其次,在提供这些基本事实和现状的基础上,维吾尔人权项目希望以汉语载体和汉语所蕴含的基本价值来叙说、衡量、评判有关维吾尔人的种种苦难和不幸时,更容易让汉族人民将心比心,更容易设身处地联想或独立思考。所以,这扇窗户和这座桥梁是一种维吾尔族与汉族心与心的交流,是维吾尔族与汉族广大人民之间的交流,是维吾尔族人权斗士与汉族有道义的公共知识份子之间的交流,也是突厥文化/伊斯兰教与汉文化/儒家文化之间的交流。我们相信,这样一种交流将有助于打破由靠“反恐”发财的强力部门和靠“项目”致富的御用文人构建的中国的官方话语体系,打破中国官方有关文化交流和民族平等的伪善(一方面宣传民族政策的伟大而另一方面却赤裸裸地否决维吾尔人的基本公民权力,如护照权,宗教自由权力等;一方面宣传的世界不同文明之共存和国内各民族之平等,而另一方面却在新疆推行殖民同化和种族主义的语言文化政策)。我们的初衷是希望这种以汉语为载体的交流将有助于实现维吾尔族和汉族这两个伟大民族和文化之间全方位的交流和沟通,达到互谅互让,共同实现和维护维/汉以及全人类的基本价值和尊严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九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