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伊力哈木·土赫提在哪里?

古丽努尔·吾斯曼(Gulnur Osman),特邀作者

伊力哈木这个名字现已经在东土尔其斯坦与世界各地人民家喻户晓。因为他说出了许多明知的,但在中国并不是所有人愿意讨论的敏感问题。 更正确地说因他公开批评了中共对其最大殖民地东土耳其斯坦的错误民族政策而被判无期徒刑。其实,伊力哈木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实际上他就指出中共在东土尔其斯坦执行的法西斯性质的民族政策与其宪法规定的基本宗旨之间的直接冲突。他还提醒中国国家领导人关于维吾尔人逐渐失去最基本的人权并被当地政府一步一步地推到边缘化的困境。自从1949年中共在北京宣布中共政府的建立后, 纯真,英勇和好客的维吾尔族深信了中共的多种所谓的民族政策并把自己的所有希望委托给中共政府。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和田的维吾尔农民库尔班骑着毛驴到北京见毛泽东的虚假宣传故事。但是,就这个忠诚中共政府的单纯库尔班的子孙们自1949年中共统治东土耳其斯坦直到目前为止在和田遭中共军警的无数次血腥镇压和屠杀。

作为名副其实的一名人民教师,伊力哈木反映了这种社会现象与政治矛盾的基本原因。同时,作为一名热爱自己民族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他就口头上表达了些自己个人想法,但从未有过任何的人身动作。其实, 他的所作所为与宪法制定的“公民拥有言论自由”的条例完全相符。他写的题目为“中国的民族政策不需要反思吗?”和“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几建议” 等两文就可以足够地证明这一点。虽然如此,2014年9月他被中共控制的法庭以分裂国家罪为由判处无期徒刑。根据法庭提供的 “物证” 伊力哈木建立了一个以自己为首的七人组织并进行分裂中国的非法活动。

难道就这么一个七人组织光凭口头上说的或者网上发表的一些个人思索能够分裂一个拥有十五亿人口和两百多万正规军队的经济‘强国’吗?如果这个可能性存在的话那我们只能说这个国家的栋梁比蜘蛛网更弱了。中共法庭给他定的另外一个罪行是煽动民族仇恨。众所周知,国家政权的基本任务是代表本国公民的根本利益并保障此利益不被受到任何对象的破坏。但是, 当一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非法剥夺其公民最基本人权的时候, 作为人类精神工程师的教师和知识分子们应当承担披露这种国家暴行的责任。因为伊力哈木揭发国家机器单手执行的这种强横失误却变成罪犯。但是,伊力哈木在自己撰写的所有文章中再三再四地强调在目前的政治状况下,维吾尔族的前途只能存在于中国之内。 同时他反复地提出因为维吾尔族的前途在中国,这个国家是不可分裂的。因为他很清楚在目前中共统治下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不允许维吾尔族人民建立自己独立的国家,所以他认为留在中国之内并享受类似于香港的真正有意义的民族自治会是最理想的选择。他个人根本没有钦佩过从前苏联独立的中亚国家的独裁统治。他一直强调的是维吾尔族人应该按照中国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经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目前日益恶化的民族状况, 而不是采用任何形式的暴力来实现这个目标。既然如此,秘密法庭还是诽谤他说他是一名“分裂分子”。

通过六十多年不停的偏见性的民族宣传, 中共成功地种植了东土尔其斯坦本地民族维吾尔族与移民民族汉族之间的人造矛盾和民族仇恨, 以便更有效地执行其一党独裁统治。 同时,经过误导洗脑的汉族移民以便保障中国最大能量资源区留在中共控制之下的最后目的。为了消除中共所做出的针对维吾尔族的错误观念和调解维吾尔族与汉族移民之间的民族仇恨,伊力哈木建立了“维吾尔在线”网站。该网站在其短暂地存在期间积极地向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汉族移民和内地被中共误导的汉族群众尽量介绍维吾尔族本来的思索,想法,希望和他们辉煌的民族文化和传统。与此同时,该网站向广大的维吾尔族群众进行相关的教育,使他们督促不要把有意执行法西斯性质民族政策的中共与被误导的汉族平民同等起来。从这个角度来讲,伊力哈木全心全意地努力去建立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 以此将民族冲突与民族指尖的暴力降到最低限度。本来伊力哈木应该被中共政府当作名副其实的民族团结模范来全国范围内表扬。相反,中共法庭公开的诬蔑他, 并把他当成民族分裂分子。

中共控制下的法庭给伊力哈木定的另一个惩罚是没收并冻结他的所有个人财产。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所有认识伊力哈木的人都感到惊讶。 因为没收所有个人财产本来是针对那些党内无数贪官和腐败分子的一种惩罚。它与伊力哈木的“分裂罪”根本无法连接。另一方面,伊力哈木没有资助过任何国内外组织,或者他从来未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与其“政治罪”有挂钩的经济活动。最后,伊力哈木经过自己数年的辛勤劳动和他的经商天才把这些财富积蓄给家人。 伊力哈木被破停止工作的妻子和在北京上学的孩子们一直需要他经济方面的支撑。除了不公平的政治处罚,还采用与其“政治罪”无关的经济剥夺,以便有意地使他监狱之外的家人推到经济困难是间接地显示这都是一场有预谋的政治报复行为。

其实,中共法庭对伊力哈木的不公平判决证明了国家机器对其控制下的一名公民采取了有预谋的,周密计划的一次报复。因为伊力哈木公开地批评了所谓“民族自治区域法”在东土尔其斯坦的蹂躏,维吾尔族人民六十年以来根本没有享受中共许诺的“民族自治”, 相反维吾尔族人民最基本的人权状况比中国其他任何省份最恶劣的事实。因为他看到了土生土长的维吾尔族人在其家乡变成陌生人的事实,维吾尔人民忍受政治方面的无权,种族方面的公开歧视,经济方面的剥削, 民族文化方面的人造性消灭的现实, 他就决定作为维吾尔族的良心把这些社会不平向上级机关反应,以便努力避免类似于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血腥事件的发生。伊力哈木不仅提出存在的社会问题, 还积极地提供了有利于双方的, 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一些列解决措施和意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有关条列,国家政权是属于人民, 并不是由一小撮统治集团或政党来操作。既然国家政权属于人民,就这个‘人民’应当有监督政权的权利。但是在中国政府把一切人民对国家政权的讨论和监督或者提出意见都认为是反对国家政权的反国反党行为。 所以伊力哈木对中共在东土尔其斯坦实行的政策的批评变成他的“犯罪”行为。

一千万维吾尔族人民一直认为中共领导人不了解东土尔其斯坦的实况,维吾尔族人民所忍受的社会不平与人权糟蹋就是地方官吏们讨好欺骗上级,欺负打压下级的后果。其实伊力哈木代表维吾尔族人民说话,并变成众所周知的维吾尔族人知识分子。用这位象征性维吾尔人物来进行改革,本来对中国政府恢复其过去六十多年以来在东土尔其斯坦早就被政府本身摧毁的声望非常有利。如果中国政府重视伊力哈木的象征性的社会地位并采纳他为维吾尔族人民所提出的正当意见, 以便改正自己在东土尔其斯坦实行的民族,宗教,经济与文化等方面政策中的根本性错误,这不仅对东土尔其斯坦的社会稳定有好处, 还会对中国与邻近的前苏联独立的共和国的友好关系更上一层楼。

当伊力哈木作为维吾尔族的良心和维吾尔族知识分子的代表,经过他充满正义与爱民的心意希望将维吾尔族人民的心思使中共领导人能听到的努力以悲剧而结束,这自然地宣布维吾尔族人民以和平的方式来让中共听取自己的心声的愿望是完全崩溃。伊力哈木的基本观点,即维吾尔族人目前的政治,经济, 文化,宗教等方面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只能在中国范围内充分运用中国的法律系统来解决。这应该是最理想的选择。但他的真确选择最终被中共的法律系统彻底地摧毁。与此同时,伊力哈木本人重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和没收所有个人财产。国际舆论立即形容这次判决“侮辱司法”,伊力哈木本人也说他是一直为他的民族呐喊,更是为了中国的未来呐喊。

在东土尔其斯坦有许多知识分子。作为汉人眼里的二等公民,他们在不同的行业中辛苦地工作。他们都有遵守法律,爱国爱民的神圣责任。但是,目前的政治体制要求他们爱国爱民的一片红心不能包括讨论国家大事或者国家政策,更不能涉及到批评各项东土耳其斯坦政策的过失。伊力哈木的悲剧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他的冤枉证明了任何公民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不能凭着法律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又显示宪法在中国被中共的反人类统治政策下的践踏。作为维吾尔族群体的一名成员,伊力哈木收到了中国范围内任何一个持不同意见者从来没有面临过的无期徒刑判决,加之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个人财产。实际上,针对伊力哈木的判决是向所有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发出的信号和警告。今后再也不可能有第二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会像伊力哈木那样扮演一个维吾尔民族骄傲的角色来暴露中共在东土尔其斯坦的铁血镇压政策和剥削性经济模式。也不会有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去尝试经过法律的途径来让中共听取维吾尔人的心声。维吾尔人基本上清楚如果浸泡于种族歧视的民族政策和剥削性质的经济政策方针继续下去的话,他们是无法以合法的,和平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声。现在维吾尔人民不得不选择其他的途径来表达自己的心愿。从目前的局势来看,维吾尔人民好像不愿意去寻找第二个伊力哈木. 中共会迟早认识到不听伊力哈木先生的合法建议, 反而把他以虚假的 “分裂分子”罪名来判处无期徒刑是中共在东土尔其斯坦问题上犯的最大错误。愿上帝保佑伊力哈木先生!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