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曾经不再只是曾经, 随它去振兴民族的一个梦

鲁赫萨娜(Ruhsana),  特邀作者

人们总说,时间会治愈一切。只因为心灵是脆弱的,时间便成了最佳的良药。

日月如梭,岁月如流,我已等待在这片陌生而熟悉的土地上约半年了,我说它陌生是因为看到了孤独的影子,说它熟悉是因为我看到了我的民族不懈努力着。英国诗人拜伦曾说过 “连祖国都不爱的人,是什么也不会爱的。”我怀持着一颗怦然的心,带着我的美国梦,一个人来到了这个心之所向之地,但当我踏入这片土地的时刻,我的脑海里浮现着无数的不解与困惑,我问自己,美国梦,到底是什么?

十六年来,我一直如同一名盲孩子,而我真正的国家,东土耳其斯坦,就如同盲孩子的影子,跟随了我十六年。可悲的是,十六年来我从未回头望望我的影子,真正的去问问它,去看看它宏伟的历史与变化,去感谢它持久以来为我垫下“维吾尔”这个神圣的名字,去给予一份付出来表达我对它的爱意。当我来到美国时,我得知这片土地上有我的祖国如此之多与我一样的同胞之后,我的心情是澎湃的,一种欣喜,但更多的,我随之彷徨。就像是蜻蜓点水,一圈圈晕开的波纹,最后总会消失的无声寂静。我的心情由激切变得焦虑,我开始想,我的祖国到底在哪里?

像是一片被掩盖的古城,一切开始被写为辉煌的历史,少之又少的人开始知道这片神秘土地-东土耳其斯坦的存在,我的心开始恐惧,因为我不愿意面对眼前的现实。对我而言,“面对”二字比起恐惧更为让我发颤,因为恐惧其实就如同我的生命,盘绕在我的骨骼上,流淌在我的血液里,它这样陪伴了我能够在这“神秘的土地”生活的十六年。在这十六年里,每天惊心胆战的看着新闻,看到“维吾尔”三个字就祈祷着夜晚安宁的过去,听见有人讨论我的民族就祷告着安然的清晨的来到,但当我来到美国开始,面对二字让我不再做一名单纯的祷告者,它犹如一名入侵者,打破了长久以来我为自己建起牢固的堡垒,它告诉我要勇敢的站起来,不再以时间来作为逃避现实的理由,因为其实我们都深知,时间并不是能治愈一切,而是人们用来掩盖的借口,伤痛和失去带来的疤痕还是会永远留下刺眼的痕迹,只是我们以时间的流逝来选择欺骗自己,选择无视,选择做一名盲孩子,但那些逝去终会成为驻扎在心海中最深的伤痛。

来到异国他乡,记得那些孤独的夜晚,湿枕入眠,默默啜泣在被窝里。每当一次次又从别人口中听到“你从哪里来?”的瞬间,想必心情是沉重的,哽咽着说出,我是维吾尔族,来自东土耳其斯坦,然而他人对你的语言表现出的一副陌生的面孔,“那是哪里?”“没听说过。” 时间其实就像一盘沙,都不用吹,它就会散了,太多次的解释让我们都释然,自以为不已在患得患失,但其实我们都把这个最痛苦的话题埋于了心底。我曾听说过一句话,“如果眼前有个分岔口,而不知如何走起的时候,就选择更艰难的那条吧。”然而连我们的一代代都开始选择那条没有荆棘丛的道路的时候,我们要如何开始振兴我们的民族,如何面对我们宏伟的历史,如何用一颗诚恳的心告诉自己:“我是维吾尔族,我的国家是东土耳其斯坦。”呢?时代变迁,转瞬即逝,每一步带给人类不一样的生活,我们心灵也随着时代的不同而静静地洗礼着。我想,现在的我们应该要去做的,比起感伤与回首往事,更多的不是要铭记国史,为自己的民族振兴之路付出些自己的点滴之力呢?

在一个民族的振兴之路上,痛苦是必须存在的,因为只有经过暴风雨的黎明才能迎来斑斓的彩虹,只有经过失去,那些牺牲与爱恨割舍,才有了我们这些离开来追求美国梦的孩子。我深信,和平,是人类永恒的追求,它无所谓于种族,肤色,语言和文化,任何阻碍和平发展的人或都将被正义的力量所折服,被全世界所批判。几百年前的今天,我们的民族曾驻扎在地球的另一端,东土耳其斯坦,他们有过成就,有过辉煌,更有过那份坚韧不屈的信念,而所有的这些,作为一名维吾尔族的后辈,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们继承于我们的身上,铸造我们的民族之魂,传承这伟大的文化底蕴,再告诉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是光明正大的东土耳其斯坦人。

爱国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随着转动了千年的历史车轮,便沉淀出了爱国文化。岁月让爱国文化催出了醇香,而我们这些越来越多的后辈也追其所有,便追来了美国梦。我想,我的美国梦大概就于浩瀚宇宙中的一颗闪耀的星星般吧,当我试着伸出我的手来触碰它的时候,我发现它是那么的渺小,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但之所以这样,它便更值得我用我的一生去努力,去争取我民族往日的光辉。许是有人会问“没有实践的经验,没有施展的平台,有的仅是这空洞的文字,就算读破万卷书籍,又从何体现爱国之情,振兴民族之路”。

我认为,在这个崇尚和平的时代,只有文化才能让一个民族走上复新的道路,只有文化才能对世界介绍源远流长的东土耳其斯坦历史。迷恋蜂鸟,因为它能逆风而行,喜欢牧羊犬,似乎想要它的奔放来弥补我的冷清,我们这些后辈何不用文化的形式把我们曾经的辉煌历史艺术而优雅铺陈在世俗的面前,用我们的知识涵养折服一批又一批的英雄豪士,熏陶一位又一位的文人儒士,让他们在这种世界地位中物质的载体下,肆意感受精神上受到的一切冲击和对于是非荣辱的对错评判,让世界重新认识东土耳其斯坦,重新把这个成为古城的国家带回人们的脑海中。

昔日的脚步,早已消失在心中,当失去那一缕最后的阳光,才猛然醒悟,你已离去。既然昔日已成历史,结束了完美精彩的演出,那就让我们这些后辈来朗诵新的开场词吧,来在每一个世界角落中用有限时间呈现出无限的价值。我在这以我最崇高与真诚的爱意,祝愿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维吾尔人,能够带着自己最珍贵的那个梦,一路向北。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三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