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朵帕,我的骄傲

阿·吾斯曼(A.Osman),  特邀作者

维吾尔朵帕 (Uyghur Doppiliri) @网络图片

维吾尔朵帕 (Uyghur Doppiliri) @网络图片

记得自己去年在参观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时被一对中年白人夫妇问到:对不起,你是维吾尔人吗?我人一下子愣住了。无意中手摸到头上的朵帕,然后才意识到那对夫妇是因为我头上的朵帕才这么问的。可想而知,简单的一个问题引出了长达大约两个小时的有趣谈话。原来这对夫妇曾经拜访过东突厥斯坦。而且回美国时还带了两顶朵帕回来。不知不觉,三人一起边参观博物馆边说起维吾尔历史,文化,政治等等聊了很多很多。有趣的是他们有几个维吾尔朋友生活在德克萨斯州,说要把他们介绍给我。我说这世界真精彩,一顶朵帕把几个换在其他情景里几乎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人连接了起来。

本人在华盛顿一家服务于新移民的英语培训中心工作。学生来自世界各地,大多数为拉丁美洲移民。我在此除了教授英语课程外,还担任中心教务助手,相当于副主管。因本人常常被要求给新老师上浸泡式维吾尔语课程以此让新老师体验学习第二语言的教学氛围及方法。借如此好的机会,每次上维吾尔语课时我都会头戴朵帕。所以中心主管,老师和员工都熟知维吾尔文化及其在美国的发展。说真的,本人办公桌上都有一顶朵帕。每次看到我办公桌上的朵帕有人就会问我:你头戴上朵帕更像维吾尔人。那你视自己为维吾尔人还是美国人?我微笑着回答:我是头戴维吾尔朵帕的维吾尔美国人。

今天就是震撼全世界维吾尔人心灵的世界维吾尔朵帕节。我迫不及待戴上我的朵帕走进课堂。当然,像我一样迫不及待头戴朵帕去上班,去聚会,去纪念,去庆祝的维吾尔人遍布美国乃至全世界。从东突厥斯坦到澳大利亚,从中亚到中东,从东南亚到非洲,从欧洲到北美洲以及南美洲,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都满怀激动的心情迎接它的到来。这一天,东突厥斯坦各地上上下下,从学校,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到社会各层,所有的维吾尔学生和各界维吾尔人士都会头戴朵帕庆祝这一具有深刻意义和代表性的节日。

记得几年前东突厥斯坦首都乌鲁木齐有几所所谓的“汉维合校”试图禁止维吾尔学生在朵帕节头戴朵帕上课。有关学校领导如此愚蠢和卑鄙的举动当时引起了各界的强烈谴责和反抗。学生不但没有摘掉头上的朵帕,而且拒绝上课。当时那激动人心的全校维吾尔学生头戴朵帕的情景是那么的壮观,那么的神奇。有很多旁观的维吾尔人都流下了热泪。我自己想想当时的那情景心里都充满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我说我的朵帕挨到你什么了?原来是挨到你对我的文化进行灭绝的卑鄙阴谋了啊!清醒一下吧,全世界都在提倡文化遗产保护和尊重,人权保护和尊重。你的同化野心是实现不了的。我告诉你,你越不让我戴,我就越戴。我的朵帕我做主。你滚一边去。我的朵帕你是永远都摘不掉的!!!

维吾尔朵帕,我的朵帕!我以你为荣。你是维吾尔身份的标志;你是维吾尔灵魂的象征。你凝聚着维吾尔历史;你传承者维吾尔智慧;你诉说着维吾尔故事;你召唤着维吾尔团结。没有人来组织,没有人来带头,你在默默的联系着我们,你在默默的团结着我们。你不但是漂亮的服饰传播着维吾尔人对生活的热爱,而且是维吾尔人勤劳和智慧的代表鼓励着不断创新。更多的,你是唯独属于维吾尔人的文化精粹。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我的朵帕,我的骄傲!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