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请不要再让维吾尔人绝望

IlhamTohtiBayraq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与一位刚从东突厥斯坦来的、忧国忧民维吾尔知识分子相遇。

在短暂交谈中,我听完他对东突厥斯坦目前形势极其绝望、悲剧性描述之后,在沉重的呼吸中沉默了一段时间后,我问他是否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他非常爽快的说:“问吧,大哥;我进我所能、就我所了解回答你。”

我问他处于他所描述那么一种绝望、严厉、几乎令人窒息的独裁殖民控制中,维吾尔人、以及维吾尔知识分子,是否还有机会、还有胆量在一些私人场合公开探讨民族问题、探讨民族的未来出路。

他看了我一眼,几乎是斩钉截铁的回答说:“当然啦,在我们的私人聚会中我们还是会谈论民族问题。大哥,记住,和以往你在祖国的时候一样,任何维吾尔人的私人聚会,都要从谈论民族问题、维吾尔民族的出路开始。当然,有些场合的谈论隐晦一些,有些场合的公开一些;谈论问题的尖锐、激烈程度,取决于聚会场所和在座人员。但是,可以肯定,维吾尔人的任何聚会都离不开维吾尔问题及其出路的探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我又问:“对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的未来东突厥斯坦境内的维吾尔人及维吾尔知识分子怎么看。”

他停顿了一下说到:“7.5之后,大多数维吾尔人对中国政府是彻底的失望了,包括那些过去认为是地方汉人官员太坏,中央应该是好的;只要中央认识到在东突厥斯坦的政策有问题,就会有改变;也就是维吾尔人当中,那部分对中共政权仍然抱着一线希望的、被我们维吾尔人骂为中共狗腿子的维吾尔人也都对政府彻底失望了。”

他继续说道:“因此,任何一个维吾尔人,无论是农民、工人、学生、知识分子还是警察、士兵,包括国家公务员,都在思考维吾尔民族的出路。大多数维吾尔人,看到变成日常生活一部分的、充斥于大街小巷、学校、兵营的警察、士兵、飞机坦克,看到每天由火车站、机场流入东突厥斯坦成千上万汉人移民,以及充斥于各级政府部门的汉人官员;见证着城市各个路口、角落,农村、牧区遍地的检查站、摄像头,似乎看不到希望;然而,还是有一些信仰坚定的维吾尔人、维吾尔知识分子,对未来是抱着希望的,他们认为只要国际上有人支持我们,维吾尔民族是有希望获得自由的。”

我最后问他到:“对伊力哈木教授被判无期徒刑,维吾尔人及知识分子是如何看的?惊讶、失望、绝望?”

他看我一眼说到:“都有大哥;惊讶、失望、绝望,还有愤怒!极端失望,几乎是绝望!还有就是愤怒。我们圈子里,没有一个人想到伊力哈木教授会被判处无期徒刑!无期徒刑绝对是出乎大多数维吾尔人,包括政府维吾尔官员预料的。”

他继续强调说:“如果说,7.5乌鲁木齐屠杀使维吾尔人和汉人之间的民族界限极其明显划分的话;伊力哈木教授的被判无期徒刑,使对习近平、张春贤上任后的中共新政抱有幻想的维吾尔政府官员和知识分子彻底幻灭!”

“我们一大批维吾尔知识分子,包括本人,一听到伊力哈木教授被判无期徒刑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理电脑,删除全部有关伊力哈木的文章,删除任何有关民族问题的文章。通过伊力哈木教授的审判,中共给维吾尔人,特别是维吾尔知识分子的信息很清楚: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场所,都不得谈论任何中共的民族政策!”

我又问道:“对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国内维吾尔人了解多少?怎么看?”

他说:“对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现在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几乎不了解,得不到消息,封锁极其严厉。你知道的大哥,最早大家是通过收听自由亚洲电台广播来获得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信息的;现在中国政府一是加大了电磁波干扰,收音机噪音大的几乎听不成;二是在一些地区公开收缴维吾尔人家里的收音机;所以,有自由亚洲电台收听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消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二个了解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的手段,过去几年曾经是上网利用翻墙软件;现在政府查的特别紧,到处是网络警察,一旦发现有维吾尔人翻墙看国外维吾尔网站内容、或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节目,立即抓捕、判刑,搞得人人自危。现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有一大批维吾尔人连智能手机都不用了”

“过去维吾尔知识分子了解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还有第三条通道,这便是通过所谓的‘反分裂研究专家、学者’所写的批判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的文章,获得一些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的消息;尽管来自这些批判文章的信息比较滞后,但总能发现一些有用的、大家关心的信息;现在,连这个也没有了!这些‘专家、学者’写的文章,现在只在内部流通,不再公开发表了、或限制流通范围。”

“现在,可以说,在国内获得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消息的通道,只剩一条:即,通过来自国外、或访问国外回来的维吾尔亲朋好友获得。 ”

“怎么看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大哥,国内的维吾尔人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国外,寄托在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只要有一点有关国外维吾尔自由运动的消息传进来,什么世界维吾尔人大会会议的召开、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会议的召开;美国发表人权状况报告、宗教自由度报告,以及比较大一点的游行示威都会让我们激动一阵、振奋一阵!”

“年初以来,有关伊力哈木教授要获得萨哈洛夫人权奖的消息正在悄悄传开;维吾尔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一些政府公务员都特别激动;都希望消息是真的,希望伊力哈木能够获得的萨哈洛夫奖,希望伊力哈木还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种国际大奖尽管不能立即改变维吾尔人的状况,但大家都知道,这至少说明国际社会还没有忘记维吾尔人,世界上还有正义存在!维吾尔人并不孤独,维吾尔人并不是在为自由孤军奋战!这是莫大的激励,是希望!”

我默默无语,作为生活在西方几十年、奋斗在海外维吾尔自由运动中心已经将近十多年的一个维吾尔人;在见证了近几年西方国家为了各自的经济利益,对中共肆意践踏人权只是嘴巴上批判一下,实际上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短视行为,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默默的在心里祈祷:欧洲议会,一定不要辜负东突厥斯坦这些处于中共黑暗统治的勇敢维吾尔人的期望,一定要把萨哈洛夫人权奖颁给伊力哈木教授! 不要让维吾尔人最后的希望变成绝望!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九 × =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