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的人权桂冠与“分裂国家罪” 的孰是孰非 --专访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

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迪里夏提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迪里夏提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Marion Chen,自由记者

2016年10月11日晚,享有“诺贝尔人权奖”之称的“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Martin Ennals Award)颁奖典礼在瑞士举行。该奖项颁发给了因“分裂国家罪”被囚禁在狱的中国大陆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

“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创立於1993年,用已故英国人权活动家马丁·恩纳尔斯的名字命名,评委包括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观察等10大国际人权组织。这一奖项对伊力哈木促进地区和族群间和平共存的努力给予了最高的肯定。颁奖当天,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伊力哈木获得此奖给予了高度评价。

该奖项的颁发,引发中共当局对西方社会的不满。BBC报导称,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星期叁(12日)批评西方社会“专挑中国’蹲监狱的’”颁奖,“找中国麻烦”。为此,本报记者就伊力哈木获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作了专访。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共当局囚禁伊力哈木的原因?

迪里夏提:伊力哈木是一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他在为维吾尔人争取平等、言论自由等方面,包括维吾尔族的生存,信仰, 文化等权利,向北京发出了和平的建议音。

中共政府对伊力哈木的重判,实际是为了以此方式来恐吓所有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以达到其噤声的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中共当局最担心的,是知识分子针对中共推行的针对维吾尔民族的特定政策所发出的反抗声音。

对伊力哈木的重判,实际上也是对中国司法的亵渎,而且完全是出於北京的政治利益需要。

伊力哈木任教中央民族大学期间,建立了一个维吾尔在线网站。通过该网络平台,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维吾尔人的处境,并通过网络进行和平沟通。由於中共政府对维吾尔族所采取的特定政策,担忧这样的平台会引发更多的人了解维吾尔人遭遇的历史真相,了解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的政治动机,给中共当局带来政治不利。

伊力哈木构建的网络平台,无非是更多的增进中国人与维吾尔人之间的相互了解,而这种了解却恰恰触及到了北京的政治底线。因此,伊力哈木遭到中共特定的政治判决--终身监禁。

实际上,目前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因言论或不同观点而遭致终身监禁的案例。这的确是一个极端的判决。相较於中国大陆其他知识分子因言治罪的案例,伊力哈木遭到终身监禁的判决,典型的体现了中共当局对维吾尔民族带有敌意心态,在判刑过程中采取典型的双重标準。即使是在中国大陆司法不健全、司法目的是服务於政治的前提下,也是采取的双重标準。

记者:您认为伊力哈木的获奖对中共当局会产生哪些影响?

迪里夏提:此次伊力哈木的获奖,是对他行使言论自由和推行国际普世价值的努力的肯定,同时能够引起国际社会对他遭到终身监禁的境况的关注,维吾尔族人遭到中共系统性迫害的现状也会因此而引起更加广泛的关注。

伊利哈木的获得人权奖,是对中共当局宣称改善人权的巨大讽刺。中共的政治体系,是一个言论与言行均相自我矛盾的体系,从来就没有在国际上履行过对改善人权所做的任何承诺。伊利哈木在其遭受监禁期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说明国际社会更加认清了中共当局是一个系统性迫害人权的专制政权。

我相信,此次伊利哈木的获奖,会更多的引起国际社会对他处境的关注,对维吾尔族的人权状况的关注。

我希望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不要仅仅停留在颁发这个奖项上,而停止向中共当局施加压力。中共现在正在成功的通过经济利益的手段,分化尊重人权的西方国家。

中共当局应该因此而反省对维吾尔族的政策。能否释放伊力哈木,是出中共当局是否有诚意通过民主政治的方式来解决北京与维吾尔族之间长期争议的问题的体现,也是中共当局是否有诚意在国际社会兑现对人权问题的承诺的体现。何去何从,取决於北京是否拥有善意。

我认为,该奖项对中共当局是一种外交上的压力。

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国,而这个人权奖却是在联合国总部颁发的,这是对中共当局的巨大讽刺,应该引起中共当局的惊醒,反思对伊力哈木的政治判决,无罪释放伊力哈木。这对北京在国际上重塑正面形象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中共当局不应该过激的抨击这个获奖,而是应该感到欣慰。但从其过激的反应可以看出,中共在人权问题上是没有诚意的,相反一直在为自己践踏人权寻找藉口。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共当局定义的“疆独”概念?

迪里夏提:实际上这是中共当局在推卸自身迫害维吾尔族的责任的一种说词,当地的动盪和北京的挑釁有著直接的关係。

这是历史遗留的争议问题。每个民族都应该有自己争取自己政治归宿的权利,更何况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成员。依据联合国人权宪章,各民族享有民族自决的权利。维吾尔人想要行使民族自决的权利,我认为是符合联合国人权宪章的规定和精神的。所谓“疆独”,实际是中共当局在推卸自身引发当地动盪的政治责任,也是在歪曲民族自决的权利的内涵和意义,是在剥夺维吾尔人履行和行使民主自决的权利。

我认为,行使民族自决权来选择本民族的政治归宿,其最佳方式是进行公投。

中共为了剥夺维吾尔人的自决权,采取了一些系统性的压制,甚至采取了军事镇压的方式,这完全是在歪曲维吾尔族人民和平寻求自己政治归宿的权利。

尤其近百年来,维吾尔族和汉族,无论在文化、信仰和历史背景等方面都一直存在著争议。也许,这对中国人(汉人)来讲可能很难理解。

“新疆”顾名思义,就是新的疆域的意思。从字面上不难理解,就是一个新取的名称,而非中国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维吾尔人一致在寻求自己的政治归宿。维吾尔人的政治独立运动不是“疆独”,準确的讲,其政治独立运动应属於复国运动。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及四十年代末,我们成立过两次共和国。实际上,“疆独”的概念是不存在的。就是复国。我们成立过自己的共和国,我们有过自己的宪法,国旗,国徽,国歌,甚至有过我们自己的民族军。準确的讲,我们的政治运动叫维吾尔复国运动。

记者:伊力哈木的获奖对维汉和平共处的贡献是什麽?

迪里夏提:伊力哈木本人和中国的精英层是有所接触的。他的获奖,不仅维吾尔人为此感到欣慰,我也注意到,中国的精英们也非常欢迎他能获得最高的人权奖。可见伊力哈木所构建的沟通平台,起到了一定的效应。然而,这样的效应却正好触及到了中共当局打击维吾尔所设定的政治框架。他的获奖,不仅是获得了国际的肯定,同时也赢得了中国精英们的认可。

记者:维吾尔族的复国对维汉民族问题的解决有什麽意义?

迪里夏提:所有民族和平共存的问题,其前提是民族的自决权应得到应有的尊重。维汉之间的问题也是如此。

我们愿意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进行全民公投来决定维吾尔族的政治归宿。只有首先获得主权,不被奴役,才有可能谈及和平共存的问题。我们必须首先争取我们应有的这样一个权利。

其次,我希望汉族的精英们能够理解,这是联合国人权宪章所规定的权利,是每个民族应该享有的权利,并在此基础上尊重我们民族自决、选择自己政治归宿的权利。这是个前提。公投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是另外一个问题。重要的是,我们都必须尊重民意。

维汉之间的关係,取决於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知识精英们,能否从理性的角度上看待维吾尔人追求摆脱现状、寻求自己政治归宿的诉求,能否以理性的态度来面对联合国所赐予的、每个民族都应享有的行使民族自决的权利。

记者:“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对西方社会看待中共当局的人权状况的具有什麽意义?

迪里夏提:伊利哈木获得该奖,能够普遍引起西方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的广泛关注。但是,令人担忧的是,中共正在成功的分化西方,通过经济利益在西方进行渗透,导致西方无法对中国的民主进程和人权问题发出统一的声音。

希望该奖项能够提醒西方,不能因为经济利益而默认中共对人权这个普世的价值的践踏,这也是对西方民主政治价值底线的挑战。

伊利哈木的获奖,希望能唤醒西方,必须重新认识中共当局。於中共当局的合作,无论是在经济、外交、政治等各个领域,首先必须确认的是人的权利是否能够得到尊重和保障,反之西方自身的价值体系将会因此而遭损毁。这将导致人类社会的失衡。

在中国人权民主化的进程中,西方对於中共所施加的压力,不应该是国与国之间的,而是因该避免被中共利用经济所进行的分化,从而使西方能够发出统一的声音。

希望这个奖项能够起到让西方警觉:中共不仅是在系统性的针对维吾尔族人进行迫害,对其他信仰也在同样是进行著系统性的迫害,从而促进国际社会对维吾尔现状和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和思考。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六 −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