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维吾尔人又成了共产党的香饽饽!?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今天登陆天山网浏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以《亲戚越走越亲 朋友越走越近 各族干部群众的心要越贴越紧》为题;吹嘘、吹捧东突厥斯坦新上任总督陈全国去和田拜访其维吾尔亲戚托合提汗·库尔班(Tohtihan Qurban)的消息。

根据报道,我想,这位托合提汗·库尔班一定是共产党大肆宣传的库尔班·吐鲁木(Qurban Tulum)的亲戚,据年龄,应该是库尔班·吐鲁木的女儿。这消息使我想起了小时候从父亲的一位和田籍朋友那里听到的有关库尔班·吐鲁木的故事。

据父亲的这位朋友说,库尔班·吐鲁木是村里比较懒的一个农民,但心里的小九九特别多,喜欢刷小聪明、信口开河,可以说是村里的小混混儿;而村里人也喜欢拿他开玩笑。

他给一家稍微富裕一点的维吾尔人打工糊口,那个富裕人家对他也薄。

中共侵入东突厥斯坦后,50年代初期,开始发动所谓‘苦大仇深的穷人’斗地主、斗有钱人,剥夺其财产,然后将其分给那些斗争这些辛勤劳作致富者的无赖、懒汉。在于田县,中共官员很快就物色到村里的无赖、懒汉之一的库尔班·吐鲁木。懒汉库尔班·吐鲁木也不辜负中共官员的厚望,很快进入角色,扮演起了维吾尔‘白毛男’!

由于库尔班·吐鲁木特别卖力,共产党做主将以前库尔班·吐鲁木为之打工的、自己民族同胞维吾尔‘巴依(财主)’家的房子等财物分给了他;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使库尔班·吐鲁木这种好吃懒做者更加喜欢共产党;很快他成了村里共产党信任的红人。

当时整个和田地区还不是很稳定,共产党还没有彻底站住脚,维吾尔人反抗殖民侵略的暴动时不时在各地爆发;所以共产党特别需要培养一批如库尔班·吐鲁木似的见利忘义的密探、奸细狗腿子帮政府打探消息、监督群众。

库尔班·吐鲁木获得共产党信任、成为村里共产党的红人之后,一天到晚骑着毛驴到处游荡,好吃懒做,帮着村里的共产党官员监视村民。他一见到村里的殖民官员立即点头哈腰,见到其他维吾尔村民则趾高气昂。

维吾尔村民看着这个无赖借侵略者的威风欺压自己人,翻脸不认为其提供工作、使其能够养家糊口同胞之恩;反过来,认贼作父,靠侵略者权势霸占同胞辛勤劳作积攒财富;一时都气不过,但又不能惹他,所以就时不时拿他开涮;看到库尔班·吐鲁木骑着毛驴走在街上,就嘲弄他说:“哎库尔班,你这是干嘛去呢?是要去见你毛爸爸吗?”

一开始库尔班·吐鲁木知道村里人是在讽刺挖苦他,是在嘲弄他的无耻,尽管他很恼怒,但也只好无奈地咧嘴笑一笑;到后来,一听到村里维吾尔人拿他开涮,不知羞耻的库尔班·吐鲁木不但不以为耻,反之,不等人家把话说完就抢白说:“是的,我要去见毛主席,他是我的大恩人,是我的爸爸!”。慢慢地,村里人一见到库尔班·吐鲁木骑着驴上街,就互相开玩笑说库尔班又要去见他毛主席爸爸了。

久而久之,这玩笑话传到了乡里殖民官员的耳朵里;他们立即如获至宝,很快,将一份编造的库尔班·吐鲁木热爱共产党、心向毛泽东的‘事迹’上报到了于田县委及和田地委,地委又报道了‘维吾尔自治区’,最后库尔班吐鲁木的‘事迹’传到了正在维吾尔人中物色维奸、狗腿子榜样的‘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那里!

就这样,库尔班·吐鲁木无意中又捡到了天上掉下来的另一块儿馅饼!很快,他被选为自治区劳动模范到北京参观农业展览,然后就是安排和毛泽东见面,再后来,就成了共产党宣传民族团结的一面旗帜,库尔班·吐鲁木的故事也越编越神奇。

然而,事实雄辩于宣传!至死,无赖、奸细库尔班·吐鲁木,除了获得了那套共产党掠夺其同胞维吾尔‘巴依’之后分给他的房子之外,也就是参加了几次共产党的花瓶会议,蹭了几顿残羹剩饭,也仅此而已;可以说,替共产党卖了一生命的库尔班·吐鲁木,生前是个无耻败类,是个借侵略者势力无耻地霸占自己同胞财产的无赖,除此之外,他还是个穷光蛋!

今天看陈全国拜访维吾尔亲戚托合提汗·库尔班的报道,以及其他共产党官员拜访其维吾尔亲戚的报道,内容千篇一律,都是有关共产党官员拜访维吾尔穷亲戚的故事;为什么被拜访的穷人都是维吾尔人!?没有人问?

首先,由这些报道可以肯定,维吾尔人是东突厥斯坦最贫穷的民族,说明这块儿土地的主人在自己的家园成为了需要别人——侵略者施舍的对象!

一开始,是那些如库尔班·吐鲁木之流的懒汉、甘当侵略者狗腿子的无耻之徒需要共产党的施舍;现在,是库尔班·吐鲁木之流的后代,以及大多数维吾尔人都在贫困线挣扎,需要侵略者施舍的残羹剩饭,而且还被强制要求,要想库尔班·吐鲁木一样,要感恩侵略者。过去,是为侵略者像强盗一样剥夺自己同胞而分给的残羹剩饭感恩,今天是为掠夺自己家园土地之后分得的残羹剩饭感恩!昨天和今天一样,羊毛出在羊身上,却要感恩剪羊毛的人!

其次,这报道说明,包括库尔班·吐鲁木之流的无耻之徒,虽然靠共产党侵略者获得了一些抢夺来的房子、财产等不义之财;但因为本质上是个好吃懒做的无耻之徒,他们还是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勤劳维吾尔巴依的财产只能帮一时,帮不了一世!同时,还说明库尔班·吐鲁木之流不仅是个不劳而获者!还是个背靠大盗的小强盗!和山大王、屠夫毛贼泽东之流一样,都是杀人越货的一丘之貉!

再次,自库尔班·吐鲁木在50年代初成为共产党的红人,至今,他的后人除了那套抢夺来的房子外,还是什么都没有、一贫如洗;而且,他的后代,还在继续无耻地依靠殖民者共产党恩赐掠夺来的一点小恩小惠而苟且偷生;这,本身不仅是对共产党殖民统治的一个莫大讽刺,更是对共产党殖民统治的一个极大的控诉!

为殖民者卖命者如果落得这么一个靠施舍过日子的悲惨下场,其他人还对殖民者抱什么幻想呢?!‘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无论你是卑鄙无耻的民族败类,还是平民百姓!

最后,这说明共产党殖民统治东突厥斯坦将近70年,共产党自占领初期培养的维奸、狗腿子——如库尔班·吐鲁木及其后人生活尚且如此贫穷无着落,还在继续靠共产党主子施舍一些残羹剩饭来艰难度日;可以想象,其他处于共产党殖民统治暴政下的被占领土维吾尔人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了!?

不断地、无耻地宣传和贫穷维吾尔人结亲戚、施舍残羹剩饭;只能说明,不仅共产党在东突厥斯坦的殖民统治已经彻底失败;而且也说明东突厥斯坦共产党殖民当局、总督陈全国已经是黔驴技穷!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五 +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