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又在玩弄历史!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中共将唱了半个世纪的‘8年抗战’改成了‘14年抗战’!新鲜、又不新鲜,惊讶、也不惊讶。经历过共产党统治的人,只要稍有头脑、理智正常,只要不是脑残之流,都对共产党将历史当作其统治工具、其洗脑工具而随意修改之作法非常熟悉!

大家近几年听得最多的是,中共不停地指责日本修改侵华历史,但共产党自己却从未真正面对其血腥屠杀人民的历史进行过必要的反省;共产党的历史本身就是一个不断伴随其最高领导人(伟大领袖、舵手、红太阳,及后来的改革旗手、核心等)的改变、政治运动的需要而在不断的被篡改、被编造的过程。

根据我的了解,除了共产党、法西斯独裁统治的国家之外,其他大多数国家和民族的历史都是有其有志于研究历史的专业历史学家、学者所撰写;就是被共产党天天直斥为篡改历史的日本的历史,也不是有其执政党——自民党或民主党等撰写的,而是同世界上大多数其他文明民族一样,日本国及日本民族的历史,是由其专业的历史学家,在研究、探讨基础上编纂撰写的,而不是像共产党御用文人一样按党国旨意编造的!

文明世界的历史研究,不一定每一个研究历史之历史学家的结论都会完全相同,但每一个国家、民族的历史的轮廓和事件及其人物的大致概况及其年代,是不会有太大的差异!绝不会像中共的编造的中国历史,今天是英明领袖,明天是反革命叛徒;也不会昨天还是反革命暴乱的历史事件,今天又被平反(如76年的四五运动);更不会在过了半个世纪之后,一个国家反抗侵略的历史,一下子从‘8年’跳到‘14年’!

我从小学到大学,经历了毛泽东由‘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伟大领袖、红太阳、舵手’,到在中共历史书上被委婉地定性为‘晚年犯了错误’之粉饰其犯下历史罪行的变化过程;现在,又不胜惊讶地,在‘博览群书、一专多能’之法学博士——习核心领导下,正在见证这位‘红太阳’及其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似乎又要死灰复燃、复活蔓延之‘大势’?

在共产党统治半个多世纪中,我们见证中共的党史不断被编造、修改,党史中之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们不断被肯定、否定、再肯定!见证中共党史中的‘十大路线斗争’等历史事件的定性的不断变化;这变化,说实在的,有时,比现代时装表演女模特儿在台上的换装还快,几乎是变幻无常,让人目不暇接!

不说半个世纪前就结束的抗日战争,也不说40年前结束的‘文化大革命’,就说近几十年共产党统治的风云变幻;几年前的大人物,昨天还是党和国领导人,在电视上神采奕奕、风光满面,今天已是阶下囚,满头白发、微微颤颤,已变成了阴谋篡党夺权的反党分裂分子,变成了贪污、乱搞俩性关系的腐败分子;这类你方唱罢、我上台的权斗戏还再继续以典型中共 “戏说”历史的方式演绎。

然而,文学可以戏说,但历史是不应该被任意戏说的!尽管有一些共产党御用文人毫无廉耻地高喊“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他们不应该忘记,或者是不应该有意忽略这句箴言最有意义的后半部分“但事实真相只有亲历者知道。”因为,事实真相亲历者也会书写他们所知道的历史,可能是更为真切的历史。

历史更不应该是政治工具、洗脑工具;历史是一门科学,是严肃的学问,历史科学,应该有一些具学术道德、有志于研究的专业历史学家去研究、探讨,以科学、严肃的态度,做出他们历史学家的历史结论;结论可能会有偏差,也可能无法令统治者、每一个亲历者满意,但只要历史的轮廓和事实本身及日期年代没有极大差别,就应该可以被接收,可以被当作是某一派、或某一个历史学家的观点,可以作为真实历史去总结、思考、反省!

中国的抗日战争,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早已经成为世界近代史中的大事,不应该被一个国家的统治政党任意篡改,实际上也无法有一个行政命令篡改和编造;这种今天是8年抗战,明天是14年抗战的戏说!只能是自说自乐;大多数国家,即便是一些独裁专制国家也不会跟着中国共产党一起任意篡改、编造历史。

历史,好就好在还有亲历者书写的那一部分,足可以让专注于历史真相的专业历史学家,追求真相的好事者去研究、探讨,得出自己的结论!使得那些任意篡改历史的专制独裁者,最终还是要被历史的真相,连带其篡改、编造的伪历史,一起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共不仅不断篡改、编造其党史,篡改、编造中国的近代历史;而且,还为了合法化其在东突厥斯坦、图伯特的殖民统治,还不断地出动其御用文人、历史学家编造、篡改维吾尔人、图伯特人的历史!这些中共御用历史学家、文人,罔顾铁证如山的历史事实,编造出了所谓东突厥斯坦、图伯特‘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荒谬历史结论!?

中共及其御用历史学家、文人,还为了强化其‘自古以来’之依据,还恬不知耻的将以武力征服中国的蒙元成吉思汗书写为中国朝代,将以‘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之血腥征服政策侵占、奴役中国二百多年的满清视为中国朝代。按中国自己的历史记载(如岳飞的故事),再根据这些御用历史学家、文人对蒙元、满清的歌功颂德,站在汉人立场,他们可以被称为是秦桧的后代,是认贼作父的汉民族败类!

谈到中国近代史,谈到维吾尔、图伯特追求独立的近代史,最令我惊讶、感叹的是中国近代一部分历史学家、文人的睁眼说瞎话、闭眼篡改历史的大胆与无耻;明明孙中山一开始的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要恢复的是汉人政权!偏偏还要唾沫星子满天飞地狡辩孙中山一开始就提出的是‘五族共和、三民主义’等等!?

明明毛泽东、共产党在49年前还在中共各次党代会公报,以及中国各大报纸上大喊‘人民要解放、民族要独立’‘尊重满、蒙、回、藏民族自决权’‘要争中国人民之民主、自由、平等权’‘要建立美国式民主’‘要选举产生领导人’等等,但现在,在御用历史学家、御用文人的笔下那些口号不仅不见了,而且还都变成了大中国坚决不能走的‘分裂之路’、‘邪路、歪路’!?

第一次看到网上有关共产党要将‘8年抗战’,以行政命令的方式篡改为‘14年抗战’的消息,以及中国一些御用文人对共产党主子篡改历史之举的无力狡辩之后,立即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有关《崔杼其弑君》的战国时代历史故事。

故事中,有关记录历史的齐国太史三兄弟中,老三还是继续不畏催杼残杀其俩兄长之血腥威胁,坚持以其笔书写真相,最终逼退暴虐催杼的情节;尽管非常令人感动、感叹;但看到现代中国一部分历史学家、文人学者的所作所为(包括一部分台湾落魄的国民党历史学家、文人);有时,我也很怀疑这春秋战国故事是否是真实的?再一想到,中国过去的历史典籍,曾经几次在统治者要求下被篡改、修改!这种疑问更是久久挥之不去。

然而过去的就算了,信息不通、典籍浩繁,难以做到点滴不漏;封建统治下教育出来的士大夫,在暴君威胁利诱下,有选择的编纂历史还是可以理解的;因此,犯一些细节小错误,有意为满足暴君需要篡改、编造历史也还能糊弄一些人,糊弄一时。但在信息化的今天,在信息瞬间传播世界、电脑检索典籍易如反掌的电子讯息时代,如果还有人继续想选择性地编纂历史、编造历史,且只为满足习二、金三之类暴君,而篡改历史、编造历史,不但达不到目的,还会落为现代政治及历史研究中的笑话!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历史不是胜利者可以任意篡改、编造的‘戏说’!而且,历史也不仅仅是只有胜利者一方撰写的!在指责他人篡改历史之前,先理清自己的历史!毕竟,还有亲历者撰写的历史存在!再说,胜利,按中国人自己的说法,也是“风水轮流转”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再说,根据历史的规律,大多数时候,胜利者编造的神话历史,往往会伴随着胜利者的骨灰一起,烟消云散、灰飞烟灭!不随风飘荡,能够沉淀留下的,都是真实的历史!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七 −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