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母亲节问候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亲爱的母亲您好!儿子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祝您母亲节快乐!

事实上,我不知道您是否能收到我的这一祝福;我不仅担心您是否能收到,而且还担心我这一祝福是否还会再给您带来骚扰、凌辱;这也是我犹豫再三、等母亲节过了才决定书写我这一祝福,无论如何表达一下对母亲问候和思想之原因。

亲爱的母亲,在我写这篇母亲节问候的时候,母亲节已经过去了;昨天,也就是5月14日,星期天,是向您一样无数伟大母亲的节日——母亲节;全世界的儿女们都在祝福母亲节,然而,作为您现在唯一还活着的儿子,我却无法向您发去我的致意问候,无法向您转达儿子真诚的问候思念。

我周围的朋友们、邻居们都在庆祝他们母亲的节日;而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您,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念您。我多么想和大家一样,哪怕是能给您发一个母亲节贺卡,能大早晨给您打个祝福的电话,听一听您温柔、慈祥的声音!

但非常无奈,非常悲哀;我不能给您打电话,即便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讯息、通讯都极为发达的现代社会,物质生活无忧无虑,但我却不能给您打电话!因为您处于独裁政权的淫威下,处于殖民政权的监控下;每次我打电话,您都被他们骚扰、凌辱,被他们折磨、欺侮。

我不能给您打电话,根本原因是因我选择了独裁者不喜欢的一条艰难、漫长,而又崇高的自由、尊严之路,选择了一条追求自主、民主之路!这,不仅使我、父母、弟妹、亲戚,也使无辜的您,生育、养育了我的一个普通维吾尔母亲,一个无私、无畏,思念儿女心里流着血的普通维吾尔母亲,成了独裁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还记得去年最后一次给您打电话,您哭着告诉我:“儿子,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不要给任何亲戚打电话了;我祈求真主保你平安,儿子!因为你,你父亲、你几个妹妹、你舅舅及其儿女什么苦没有受,入狱、被拘押欺辱,太多了儿子;你父亲也是因为骚扰、欺侮而心里受伤而过早地走了;儿子,我会平安,你自己保重!”

为了您的安宁,为了您不被那些无能而又无耻的中共国保、警察骚扰、欺侮;为了您不被那个崛起大国的淫威压垮倒下,我得忍着思念不给您打电话,不给您发信!每天,我抱着侥幸心里安慰自己,只要没有坏消息传来,母亲一定是平安的!

其实,不仅仅是母亲节,母亲!我每天都想一大早给您打个电话,想向你致以问候,想问一问您的身体如何,想问一问你是否孤独,想问一问您是否梦到了我!

我经常梦见您,母亲!无奈,我也只能在梦里和您见面!

特别是近一年来,我经常在半夜里梦醒,发现自己的泪眼打湿了枕头;常常,因思念您而久久不能入睡!

有时,梦醒之后,我又刻意赶紧闭上眼睛,希望那梦境能继续,希望即便是在梦里,能再多看您一会儿,再稍长一点点在梦里和您相聚。

不知为什么,在梦里,每次您都离我很近,近到似乎我一举手就能拥抱您,但似乎又离我很远,我再怎么努力,也扑不倒您的怀抱,走不到您的身边,每次都是在试图扑倒您的怀抱,拥抱您不成之后的“母亲、母亲!”哭喊中惊醒。

我知道您非常想念我,我也非常想念您,母亲!但是我们非常不幸;不幸,我们是亡国的维吾尔人,我们是一块儿肥沃土地——东突厥斯坦不幸的主人;不幸,我们是东突厥斯坦这块儿土地既无权又贫穷,而且行将成为无家可归的主人!

不幸,我们的父辈轻信殖民者的虚假诺言,拱手让出了千千万万个东突厥斯坦各民族英雄儿女流血牺牲建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使我们在不幸的血泪苦难中,不得不义无反顾地选择重走父辈走过的艰难的自主之路!

我知道您作为母亲,每时每刻都在牵挂着我;我也一样,母亲,作为家里的长子,自离家流落异国他乡,特别是自父亲去世后,我也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您、牵挂着您!

不幸,我们如同千千万万个维吾尔人一样选择了民族自豪,而不是屈服于独裁者的淫威而敢当奴才;不幸,我们如同大多数维吾尔人一样,选择了一条不亵渎造物主意愿的信仰生活;不幸,我们如同世界上大多数人类一样选择了有尊严的生存,而不是苟且偷生;因而,我们成为了独裁者的敌人!

母亲, 您的音容笑貌就在我的眼前,您的声音还在我耳边!我不会忘记2003年11月17日当我突然来到家里,突然告诉你们我必须离开,要出国时;您久久地将我拥在怀抱里,眼含着泪水,鼓励我不要放弃追求的那句话:“儿子,你是我的雄鹰,你一定能飞得很高很高,不要放弃!儿子,你是我的雄鹰,你能实现你的理想!”

我还记得在哈密火车站,在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您喊着:“Ilshat, Ilshat(伊利夏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朗朗跄跄地举着双手、气喘吁吁地跟着火车跑着,试图最后一次、再拥抱一下您儿子的身影。

是的母亲,我们不幸,可能这一生再没有相会的日子,可能我再也无法在您怀抱中聆听您慈祥、温柔的声音,享受您温柔的抚摸!我们十几年前的离别可能是永恒的离别,我们可能只能在天堂相遇,如果真主赐予的话!

每天,我想象着您孤零零地坐在家里临街窗前,望眼欲穿地看着门前的小路,希望出现奇迹;希望突然间,我和被暴徒杀害的弟弟一块儿出现在那条小路上!您就可以将我们拥抱在您温暖的怀抱里,再不会让任何命运夺走我们。

每天,我想象着,是否有一天会出现奇迹,我们能再相聚;尽管已经走了的父亲和弟弟不可能再回来了,但我们剩下的母亲、三个妹妹和我带上儿女再相聚,剩下的一家人一起拜访父亲和弟弟的坟墓,互相拭去眼中的泪水、再苦中作乐!

其实母亲,我也特别想躺在您温暖的怀抱里休息一会儿,我很累!我也特别需要母亲您那宽大温暖、能消除一切疲劳和世事纷争的怀抱!

我非常、非常地想念您,母亲!我多么想躺在您怀抱中,紧紧地拥抱着您,亲吻您因操劳而布满皱纹的脸庞、花白的头发,像小时候一样向您撒娇,拂去您的眼泪,拂去您的忧思!让您再开心地哪怕只笑一次!

母亲,尽管我们骨肉分离、母子不能见;但您和我、和那些因反抗非法占领者而在街头被枪杀维吾尔儿女的父母、儿女相比,又算是幸运的;那些儿女在街头被中共军警枪杀的维吾尔父母,连儿女的尸首都没有见到;和他们相比,因为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有做梦的机会,有等待再相会之奇迹出现那一天的机会!

母亲,请您别悲伤,请您别哭泣,保重身体,等待儿子的归来;请您千万、千万别放弃希望和梦想;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可能出现奇迹!我们就越有可能再相聚、再团聚,永不分离!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七 × =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