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的公开信

古丽努尔·吾斯曼(Gulnur Osman),特邀作者

陈全国先生,

据媒体报道,当2016年夏季你来到乌鲁木齐接任张春贤的党委书记职位后, 让你感到最吃惊的就是东突厥斯坦维汉通婚比例的差异。因为你长达五年对西藏的独裁统治,似乎,使你成功的在西藏推进了藏汉通婚比例。当然,我们都知道你使用了各种强制、利诱和欺骗的手段。

我们听说当时你看到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不愿与汉族通婚的情况,你不但很愤怒,还下决心要在不久的将来将这种“落后”的状态彻底改变。结果,就是你很快以“民族团结,民族融合”的口号和手段开始执行你这个“伟大”的工程。但是众所周知,你的目的实际上是执行中国政府彻底同化维吾尔人的政策,并靠你的这个所谓‘成就’,取得更高的职位。

你继张春贤担任中共在东突厥其斯坦的殖民统治后,不久社交媒体开始宣传一些维吾尔族姑娘与汉族青年结婚的新闻照片。其实这种维吾尔姑娘的数量并不多。可能她们最可爱的家庭成员——他们的父母兄弟大多数都作为你一手策划的的“严打”维吾尔人政策的牺牲品,已被抓捕,正在你增加的监狱里挣扎呻吟,也许他们早已失去宝贵的生命。现在,几乎所有维吾尔男人都关在监狱里,没有剩下几个维吾尔男人能帮维吾尔妇女解决他们生活的困难。那些无依无靠的维吾尔姑娘,在你的政策威逼、恐吓、利诱下,不得不与那些汉族富贵结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她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但是,作为维吾尔人,我很清楚她们的心里却流着血,心里是悲痛万分的。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我认为那些与汉族“富贵”通婚的维吾尔姑娘并不会幸福。因为在你的眼里,人只要得到物质生活方面的满足就应该非常高兴。但是作为维吾尔人我知道,这对她们来说等于是进入一个完全陌生、根本不了解的一个异族文化环境,生活方式、文化信仰、饮食习惯等都完全不同。维吾尔人和汉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民族。无论是生活习惯, 饮食习俗,宗教信仰,文化传统都有着极大的区别。维吾尔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是以伊斯兰教信条和文化传统为基础而在其独特环境中形成的。 维吾尔人的信仰,语言,文化和民族传统是维吾尔民族身份的象征。而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反人类的信仰和思想早已被扔到了历史的垃圾桶里。就因为你和你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没有正确的信仰,你们不停地强迫我们变成像你们一样的无信仰的动物。维吾尔姑娘作为一个有信仰的群体,绝不会自愿地跟那些侵入我们神圣祖国,并协助中共恐怖政权的汉人结婚!

在维吾尔人看来,所有未经当地人许可而进入东突厥斯坦的汉人移民都是侵略者。那些非法移民都是凭着中共法西斯军队在东突厥斯坦的军事占领优势而来的非法移民。我们维吾尔姑娘继承了先辈的勇敢和自尊,永不与侵略者结婚。

这里,我给你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勇敢的维吾尔姑娘娜孜古姆反抗满清统治的故事。

娜孜古姆于1807年生于喀什噶尔。1826年维吾尔人的民族英雄张格尔和卓为首的反清运动爆发时她毫不犹豫地拿着武器参加了农民军队起义。次年,当满清侵略军前来镇压时,尽管起义军进行了英勇的反抗,但起义还是被血腥镇压,很多人被抓捕,其中也包括娜孜古姆。

不放心当地维吾尔人再造反的清朝军队,决定将所有被抓捕的维吾尔人流放东突厥斯坦北部伊犁。也包括刚满20岁的娜孜古姆。

到达伊犁后,娜孜姑姆被卖给了一名满清军官。那名军官不顾她的反抗强迫将她娶为老婆。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尊严,婚礼当晚,她杀死满清军官跑了。经过半年的追捕,满清军队最终还是将孤苦伶仃的娜孜古姆抓住了,并押回了伊犁。她被判处死刑,当着上千万伊犁群众的面勇敢的娜孜姑姆被清军绞死。

在维吾尔人看来,这个平凡的娜孜古姆是一个民族英雄。维吾尔作家一直在讴歌她的英雄事迹,她已经是维吾尔人的传奇。也许,在你的眼里她是一个不识时务者。因为以你的逻辑,如果你在她的位置,你肯定会心甘情愿的做那名满清军官的老婆、享受物质财富。这是你的逻辑。但不是我们维吾尔人的。维吾尔人之所以把娜孜古姆当成民族英雄,是因为她勇于站起来抵抗侵略者,拒绝物质享受。娜孜古姆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将民族尊严看得高于一切的维吾尔民族女英雄。

维吾尔人一直给他们的孩子讲述这个故事,以鼓励他们成长为如他们父辈那样的英雄,永不向敌人的权威低头。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维吾尔姑娘们不与移民到东突厥斯坦的汉人结婚的原因了吧。因为在我们的眼里你们所有的汉人移民,永远是侵略者——我们伟大祖国的敌人。我们永不与侵略我们祖国的敌人结婚。我们宁愿嫁给家徒四壁的穷维吾尔同胞,也绝不嫁给压迫者。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