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接受中共思想改造:新疆问题危机加剧

王丹,“六四”学生运动领袖

王丹,“六四”学生运动领袖

王丹,“六四”学生运动领袖

前不久,美国国会召开主题为「中国的挑战」的系列听證会,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就是揭示出了当前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族群迫害的严重性。如果说正在与中国进行对峙的美国的指控带有一定的倾向的话,素来受中国影响很深的联合国报告,提供了在美国国会听證会上一些指控的强有力的佐證。

8月10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 在日内瓦召开会议,会中检视中国的人权记录。委员会成员麦克杜格尔(Gay McDougall)在会上说:「我们收到大量可靠报告,指中国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维稳为名,把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变成秘密的大型劳改营,一个『无人权地带』,我们对此深表关注。」

麦克杜格尔又说,估计新疆有200万维族和穆斯林民众「被关押在政治营中,接受思想改造」 。这个数据的披露令外界震惊,新疆问题在沈寂了很久之後,再度成为各界关注的重点。这个问题的重点在於:今天的新疆问题的严重性远远超过外界的想像,中共当局几乎完全是在用军事戒严的方式对新疆进行管治,这样的治理方式毫无疑问只会激化矛盾。说今天中国的新疆问题已如乾柴烈火,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暴力衝突,完全不是危言耸听。

要深入了解新疆问题的脉络,大卫.艾默(David Eimer)的《被隐藏的中国:从新疆,西藏,云南到满州》的奇异旅程(八旗2015)。这一书提供了很多线索。书中指出,在1930年代,新疆的原住民才开始使用「维吾尔」一词。在那之前,他们的自我认同的範畴也是自己家园所在的区域,就是乌鲁木齐人,喀什人或和田人而已。

1947年的时候,新疆的汉人人口总数不过22万,而现在,新疆已经有超过八百多万的汉族人口,占其人口总数的四成多。而这个移民的过程并不是自然发生和顺利进行的。据统计,仅仅在1950年代,维吾尔族人反抗北京的统治以及所谓的「破除迷信」运动中,有多达六万人死亡。显然,国家暴力在新疆汉化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同时也成了历史的一道伤口,深深地刻在维族人的心中。

在我看来,当局采取温水煮青蛙式的移民政策,试图逐渐将新疆汉化,这种殖民政策不仅加剧维吾尔人与汉人之间的衝突;更深远的影响,是加剧了维吾尔人对於本民族生存前景的担忧和焦虑。这样的担忧和焦虑,必然以重新认识和强化自身的族群认同的方式呈现出来。尤其是与维族人同文同种的中亚地区,有叁个独立国家与新疆接壤,接壤地区的新疆维族人与这些国家的维族人的互动远比他们跟汉人的互动来得频繁,这种交流也再再提醒著维族人独立的可能性。

历史的纠结、现实的政策和周边环境的影响,这些结合在一起,就是新疆问题的根本衝突所在。

面对如此複杂的新疆问题,中共当局竟然用大规模集中营,进行全面的所谓「思想改造」的方式来处理。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用强硬的手段压制维族人的反抗,实际上暴露出中共自己的困境——那就是他们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防治新疆危机的恶化,所以只能用蛮横的暴力来进行压制。我相信,即便中共当局自己也很清楚,用军事管治的方式来处理民族矛盾,绝对不是最佳的选择,甚至是最坏的一种选择。但是中共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出此下策,或许,这才是新疆问题的最大危机。

(文章只代表特约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