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摧毁的家庭 (真实故事)

穆罕默德 .阿塔吾拉 (Muhammad Atawulla)

我的父母和弟弟

我的父母和弟弟。由作者穆罕默德 .阿塔吾拉提供

我的名字叫穆罕默德,维吾尔族。东突厥斯坦(所谓新疆)和田人。 现就读于土耳其卡赫拉曼马拉什市Sütçü İmam 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研究生,即将毕业。我们家一共有八口人,六个孩子中我排老二,还有一个姐姐和四个弟弟。

2016年5月,我以合法途径来到土耳其。经过半年的数学与土耳其语的学习,于2017年2月考入了现就读的大学。直到今年四月我与家人一直有断断续续的联系。当然,为此我的家人受到了中国政府部门和警察的不断骚扰且被列入“重点家庭”(重点即重点监督)。在此期间警方经常讯问我的家人,多次逼迫他们叫我回国。但我拒绝了这种无理的要求。他们以我的家人当人质逼我与政府官员和警方联系。警方还要求我提供有关校方的证明,我便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2017年3月,我最小的弟弟茹子穆罕默德被关进了集中营。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小伙子,自职业高中毕业之后与他人合伙做生意。他的被捕对我们家,尤其是对母亲的打击非常大。我母亲身体不怎么好,再加上弟弟被抓所带来的打击可谓是雪上加霜。

“妈妈,不要担心,他会没事的。”—   除此之外,我真的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安慰母亲。生离死别是一种折磨,眼看着自己最亲的人受着折磨我却无能为力,更是一种煎熬。

正所谓祸不单行,同年八月我的另一个弟弟穆罕默德阿里也被关进了“再教育中心”。他已婚,有两个孩子。他的身体从小就不怎么好,一直在吃药。而被关进集中营之后,他的健康状况就变的更糟。据母亲说,每次家里人去探视的时候,他都哭着求家里人救他出去。有一次因为病重,他被带到县医院救治,母亲被叫去付费。当母亲赶去却被阻止和弟弟相见。

“钱让我付,儿子不让我见,这是哪门子道理?”

“知足吧大姐,你很幸运,儿子在再教育中心。 如果像其他人一样被关进监狱,你也没得说。”

这是母亲和警察之间的对话。最后在母亲坚持下,警方同意了让他们见上10分钟。

“你弟弟求我想办法救他出去,他哭了。警察待他像犯人一样,病房由警察守着。最后,他们当着我的面把你弟弟押走了。”— 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

为了救出患病的儿子,母亲找了所有能找的人,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些诸如 “我们试一试吧,你放心,他很快就会出来。”或“我们也没办法,上面不发话,我们不敢擅自放人。”之类的搪塞、推诿之语。

“该找的人我都找过了,我尽力了。”— 母亲向我哭诉。母亲对儿子被带走的这一幕久久不能释怀,终于病倒了。几番被送进急诊室。家人被告知母亲身体极度虚弱,若不好生调养会有生命危险。打那以后,每次通话我都竭力多跟母亲谈心。我即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又试着让他相信“再教育中心”是“学校”,“弟弟们”是“学生”,想以此来安慰母亲。但我知道这对身临其境的母亲不会太管用。同时,坚强的母亲也试着不让我担心。真可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她还在为我操心。

2018年8月,我姐夫也被抓去被判了六年监禁。起初家里人想瞒我,但没有瞒住。据说姐夫几年前在村里的清真寺听人讲经,而那讲经人后来被查出是“非法分子”。为此,姐夫和村里的其他60多位村民因参加“非法讲经活动”而通通被判刑,刑期均为六年。就这样姐姐和孩子们成了孤儿寡母。再后来邻村的表弟也被叛了五年刑。

每次通话时即怕谈论敏感话题,但又禁不住想探听一些有关亲朋与乡里的消息。而每次听到的都只能让我感到悲痛。小弟被抓整整一年之后,即2018年3月母亲也被抓了。家里人一开始想瞒我,但还是没有瞒得住。“妈妈被抓走了”— 接着姐姐就泣不成声。据家里人说,母亲是因为3-4年前在一次丧事上诵经而被捕的。和她一起被抓的,还有村里的二十多位老太太,她们是“同案犯”。自那以后我给家里打过一两次电话。家里人都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当我问起母亲的情况,他们都显得惊慌。“你用不着经常打电话,不是说绝对不要打,只是不要太频繁了。”有一次家里人对我说 你要为家人着想。。。。自那时起整整一个月我没再打电话。后来再打过去时电话已接不通了从此我与家里的联系就断了。

我一直在谈论我的母亲是因为我和父亲的联系基本上在我离家的那天就断了。那天,父亲紧紧地抱住我久久不肯放手。对当时的情形我仍记忆犹新。每次和母亲交谈他都在一旁看着,通过母亲向我问好,我也会通过母亲向他问好。(因为夫亲耳背,我不能直接和他交谈。)可怜的父亲年迈体弱,我真不知道没有了相伴一生的老伴在身边他老人家近况如何。家里的活儿自然是由姐姐、嫂子和两个弟弟承担起来了。不过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据我所知,他们每晚都要参加居委会开办的“开放式学习班”,每天还要去参加升旗仪式,还有没完没了的劳役。

简而言之,自2018年5月以来我和家里的联系完全断了。对于他们的现状我一无所知。打听到母亲被抓之日起我寝食难安,魂不守舍。近两年来的精神压力本来就大,母亲被抓后我的精神几近崩溃。年初做的计划未有寸步进展,学习效率大跌,毕业论文也没有按照原有计划完成。总之,我的生活不再正常了。

我相信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遭遇,相信每一个维吾尔家庭都有一个类似的故事。

我希望所有有正义感的人能够谴责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的种族灭绝行为和反人类罪行、呼吁中国政府停止种族灭绝和文化灭绝罪行、关闭集中营、释放那些被关进集中营的无辜的人们。

我们在文化上和宗教信仰上和汉人不同,我们是那块土地真正的主人。仅仅为此,中共暴政在东突厥斯坦进行着种族灭绝和文化灭绝的罪行。将文化差异视为威胁者、拒绝多种文化共存者本身才是对人类真正的威胁。

这个世界因为有爱才变得更美。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也有权利享有这份爱。我相信那些善良的、爱好和平的人们一定会同情我,也一定会谴责暴政。我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只可惜他们中的大多数还在对身边发生的罪恶保持沉默。如若不然哪里还会有罪恶的立足之地?如果世人今天对发生在东突厥斯坦的罪行默不作声,那么很有可能我们的今天将成为他们的明天。

最后,我呼吁所有人道的、正直的、善良的、爱好和平的人们和我一同跟种族主义、跟种族灭绝行为作斗争,跟这种罪恶的实行者中共暴政作斗争,它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2018年10月15日

安卡拉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