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信仰:维吾尔清真寺和麻扎的破坏、亵渎

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在“摧毁信仰:维吾尔清真寺和麻扎的破坏、亵渎”发布会上的讲话 (原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1月5日)。

以下是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维吾尔人权项目关于东土厥斯坦的清真寺遭到系统性毁灭的新报告发布会中的讲话内容。该报告的主要研究人员和作家巴赫拉姆·辛塔什(Bahram Sintash)和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卡尔·格什曼(Carl Gershman)也发表了讲话。埃莉斯·安德森(Elise Anderson)和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主任阿力木.斯伊托夫(Alim Seytoff)都发表了评论。此次活动同样在之后的视频中观看。

国家民主基金会

我要感谢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共同举办此次活动,并为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人权文献工作提供了十多年的支持,我们真的很感激。

中共政府否认和保密

我们的新报告呈现了100多座清真寺全部或部分被破坏的证据。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中共政府声称尊重信教人员履行宗教义务的自由。因此中共政府强烈否认这些毁坏正在发生。也正因为此,东突厥斯坦的任何人提供此类事件的任何信息都是非常危险的,提供后几乎可以肯定将被拘留。但是,由于我们拥有这些卫星图像以及巴赫拉姆整理的照片,因此这些亵渎不能被中共政府完全隐藏。

通过与非常熟知这些清真寺的人们的交谈,巴赫拉姆进一步了解了这种破坏的含义。他与伊斯兰文化研究者阿里江·哈桑(Alijan Hasan)进行了交谈,后者于2016年离开东突厥斯坦,目前居住在中东地区。巴赫拉姆与他谈论了克里雅清真寺,它是东突厥斯坦最古老,最大的清真寺,见证了维吾尔族800年的历史。阿里江·哈桑(Alijan Hasan)告诉巴赫拉姆(Bahram):“我去克热亚(于田县)时总是在这座清真寺礼拜。我上次去克热亚是参加我堂兄的婚礼,当时我和伴郎在清真寺门口合了影。为了确保照片中其他人的安全,我不能与他人分享这张照片。”这就是现实情况:即使和大家分享过去在清真寺的合影,对曾经合影的人或者是在这些清真寺礼过拜的人都可能带去危险。

伊玛目,老师和公民社会

同样值得非常关注的是,掌管这些清真寺的伊玛目已被中共政府定为严厉打压和不人道待遇的对象。目前情形似乎是要永久性地将宗教领袖从社会中消灭,而不是像官方宣传所暗示的那样对他们进行“再教育”。虽然所有伊玛目都已经由政府严格审核并且取得伊玛目资格证书的,在2017年危机开始之前的几年里,他们被迫使用政府给他们的讲道内容做演讲,这些演讲内容绝大多数是称赞政府的政策。但是,一旦危机开始,中共政府也不会对他们予以保护,相反他们被全部逮捕,许多人已被判处长期徒刑。

现在在哈萨克斯坦的为数不多的再教育营地幸存者之一,埃尔博尔·埃尔咖力(Erbol Ergali)说,与他一起被拘留的伊玛目被判处20年徒刑,束缚的等级不断提升。另一位前被拘留者阿满江.斯伊特奥鲁(Amanzhan Seiituly)说,在他的牢房中不仅有伊玛目,而且还有清真寺的守卫和清洁工,以及在礼拜前在清真寺做过登记的人。

许多宗教领袖被拘留致死。去年1月29日(即2018年),维吾尔人权项目收到了穆罕默德·萨利·哈吉(Muhammad Salih Hajim)亲戚的确认,称他已死于集中营。穆罕默德·萨利赫·哈吉(Muhammad Salih Hajim)是一位著名的古兰经学者和维吾尔族宗教领袖。他应中国政府的要求将古兰经从阿拉伯语翻译成维吾尔语。 2017年底被拘留时,他已经82岁。他的女儿娜孜热. 穆罕默德·萨利(Nezire Muhammad Salih)和其他亲戚也被同时带走。这只是众多类似案例中的一例,大部分宗教领袖的整个家人​​都被带去了集中营。

胡塞恩·卡里·哈吉(Husan Kari Hajim)是克热亚(于田县)清真寺最年长的伊玛目,于2017年失踪,没有关于他的消息。伊明·达莫拉(Imin Damollam)于2017年被判终身监禁。他是毕业于新疆伊斯兰经学院的第一批人,并于1992年被政府指派为克热亚清真寺伊玛目。

阿布杜艾海提.马赫苏姆(Abdulehed Mehsum)是另一位著名的宗教学者,他在被拘留期间死亡。他于2017年11月死于和田县的一个集中营,尽管直到2018年5月才报道死亡。

阿布杜热士德.萨力(Abdurashid Salih)是另一位宗教学者,于2018年6月在伊宁逝世。他是我们在东突厥斯坦尼力卡县的邻居,1996年他访问伊斯坦布尔时,我和他一起度过了几天。他的遗体于2018年6月交给家人,他的头上覆盖着一张白纸,上面的血迹从远处都可以看到。他的家人不允许参加他的葬礼,也不允许触摸其尸体。

还应注意民间社会的打压。这是很早开始的。 阿布力孜.哈吉(Abliz Haji)的案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阿布利孜·哈吉(Abliz Haji)是许多致力于重建邻里和乡村清真寺的忠实维吾尔族穆斯林之一。他管理着自愿捐款,用于在和田附近建造一座清真寺。他于2015年被捕。他遭受酷刑迫使他交出捐款人的名字。他拒绝合作,并被判处十年徒刑。

含义

清真寺,圣地/麻扎和公墓的广泛破坏,以及社会上宗教学者和教师的系统性遇害,使一件事非常清楚—毫无疑问,中共政府对于维吾尔族人民未来的目标就是:用逐步加强的迫害方式,从地球上消除维吾尔族的圣地和维吾尔族的宗教习俗,最后导致整个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

我还可以在讨论中进一步谈及具体的政策建议。但是,现在我要指出的是,维吾尔人权项目再次呼吁世界教科文组织和有关政府采取紧急行动,制止这种对人类及其信仰的系统性破坏。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八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