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伊利夏提, 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昨天美国众议院又一次几乎全体一致通过了《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昨天众议院通过的版本,是参议院5月14日通过的直通车修订版;因而,本次众议院通过之后,即直接送到总统办公桌签字生效。

总统签字生效也应该是毫无悬念的,因为该法案是国会两党无异议一致通过的;即便总统不签字,最终也会以三分二绝对多数而自动生效成为法律;更何况,牵头该法案的是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马克·卢比奥,他对川普总统的影响力也不可小觑;我想,精明的川普总统应该会利用该法案再一次施压中国政府。

《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经总统签字生效后,就将成为美国的一条法律。那么,这一法案成为法律后,能改变什么?这大概是每一个关心维吾尔人问题者最关心的问题;当然,也是中国政府和其统治下各民族民众最关心的问题!

首先,该法案成为法律后,根据其条款,美国政府可以制裁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践踏人权的官员,如陈全国、朱海仑、雪克来提·扎克尔等自治区各级官员;制裁手段包括禁止上了名单的中国官员入境美国,冻结施暴中国官员在海外资产等。

当然,法案成为法律后,肯定不会一夜之间就改变维吾尔人命运;中国政府可能在习近平野蛮一意孤行领导下,无视该法案,而继续其对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的种族灭绝暴行,加快其同化维吾尔人步伐。

但我认为,《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成为美国法律的重大意义,其实并不在于其制裁条款的细节,而在于该法案正式以“维吾尔”民族之名称,以美国国家法律的形式进入美国的外交政策制定!

因为美国在国际政治上的领导作用,该法案的通过并成为美国法律的重要意义更在于,该法案将以美国外交政策之一重要组成部分,而将维吾尔人问题、东突厥斯坦问题将带入国际政治舞台,包括以联合国为首各种国际组织!

维吾尔人问题,自本世纪初进入美国外交政策制定及国际政治舞台,但一直很不稳定,时高时低,时强时弱;上来对中国强势总统,维吾尔人问题成为美国及国际社会外交政策的一个人权对话因素,上来个弱势、或对中国暧昧总统,维吾尔人问题就被搁置一边。

美国及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问题的这种不一致,忽冷忽热,使中国政府认为可以在维吾尔人问题上为所欲为;再加上9.11之后的国际反恐,更使中国政府认为国际形势对其镇压维吾尔人有利,可以将维吾尔人绑在国际反恐战车上做人质、任意宰割!

实际上,中国政府在习近平指示下敢公然大规模建集中营,抓捕、拘押几百万维吾尔、哈萨克人,强制失踪整个维吾尔知识精英;就是因为美国上届政府对持续恶化的维吾尔人问题8年沉默导致。

布什政府时期,因东突厥斯坦日益恶化的形式,中国政府以西部大开发名义对维吾尔人的政策性边缘化,以及对维吾尔人任何表达不满的血腥镇压,使维吾尔人问题一度成为美国及国际社会关注焦点;布什总统两次会见维吾尔自由运动领袖,使海内外维吾尔人倍受鼓舞。

但很快,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使新上台的奥巴马政府无暇顾及维吾尔人问题;在奥巴马执政8年中,只有2009年7.5乌鲁木齐大屠杀,使维吾尔人问题短暂成为美国及国际社会关注焦点;但从奥巴马执政8年整体看,维吾尔人问题基本上处于被搁置状态;只是在每次的美中人权对话时,或东突厥斯坦发生大规模血腥镇压时,维吾尔人问题,作为整个中国政府统治下各民族人权问题的一部分而被提及!

2016年,自习近平任命陈全国担任自治区书记后,维吾尔人处境极速恶化;该年底,有关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大规模建集中营,抓捕拘押几百万维吾尔、哈萨克人的消息开始出现在西方媒体;很快,有关维吾尔知识精英被强制失踪的消息也开始浮出水面;这,又一次,使得维吾尔人问题,再一次成为美国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川普总统上任之后开始的美中贸易明争暗斗,习近平极权政府在南海、香港问题上的咄咄逼人,使美中关系开始出现裂隙;同时,维吾尔人问题因中国政府赤裸裸的种族灭绝暴行,也成为了川普执政当局必须关心、而无法回避的问题。

但如果维吾尔人问题不以法律形式进入美国外交政策的话,维吾尔人问题只能继续停留在美中人权对话议题之层面,停留在美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口头强烈谴责中国政府践踏维吾尔人人权层面,停留在美国国务院及国会发布报告谴责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侵犯人权层面,停留在成为美中博弈之政策选项因素层面!

但是,有了成为法律的《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就不一样了,维吾尔人问题不会因美国政府的更迭而搁置,不会以某一个政客的好恶而忽冷忽热;无论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执政,无论是谁当总统;美国行政当局都必须根据《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要求,将维吾尔人问题带入美国对中国的外交政策通盘考虑!

而且,作为世界政治舞台上的领导,自由世界的领袖,自由、民主的灯塔,美国政府还必须以其外交政策引领国际政治;这也意味着,作为以法律形式成为美中外交政策组成部分的维吾尔人问题,也必然将被美国带入国际政治舞台,包括联合国及其他国际政治组织,这才是《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重要意义所在!

因而,可以说,这是维吾尔人问题、东突厥斯坦问题,以美国法律形式,正式进入美国及国际政治议事日程的开始,是维吾尔人问题的里程碑式历史跨越!

当然,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黑暗还在继续笼罩维吾尔人、东突厥斯坦,那块儿土地上的人们还在中国政府铁蹄下呻吟挣扎;但《2020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像穿透黑暗乌云的一束自由曙光,给予了绝望中的维吾尔人希望!

万岁美国!不愧为人类自由的灯塔!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四 =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