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抹灭的历史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上个月初,也就是11月的12日,是历史上,在现在的维吾尔自治区南部重镇,维吾尔-突厥文化发源地——喀什噶尔,于1933年11月12日成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87周年纪念日;也是继其失败11年之后,在维吾尔自治区的北部重镇,东突厥斯坦现代工业发源地——伊犁,于1944年11月12日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76周年纪念日。

两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因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大国之间的战略游戏;如暴风雨后的灿烂阳光,在使一些人感觉刺眼同时,也给东突厥斯坦大地带来了温暖与生机;尽管两个共和国在短暂照亮东突厥斯坦大地一段时间之后,又被乌云笼罩,消失在黑暗中;但见证那段历史的人们并没有忘记,那短暂的辉煌,那雨后阳光的惬意,那生机勃勃春满大地的自由时光。

两个共和国,在给后人留下美好回忆的同时,也留下了无尽的遗憾,留下了令人痛心疾首的教训,留下了无数个为什么和历史疑问;同时,两个共和国,也成了东突厥斯坦儿女向往的、历史长河中飘忽闪烁的自由灯塔,虽然时明时暗,时强时弱,但持之以恒的,引导着一代又一代东突厥斯坦儿女,沿着父辈足迹,继续前赴后继追寻那独立、自由、平等的梦想。

回顾两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历史,刻在历史记忆中的足迹;令人唏嘘历史的残酷无情,痛恨历史的背叛,遗憾历史的捉弄,叹息先辈的错失历史机遇。

第一个共和国,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应该是因存在时间较短,发生时间遥远,而且参与者活下来不多之缘故;除了在一些老人的记忆中,历史研究学者、专家笔下留下一些模糊历史轮廓,及殖民者对参与者有意妖魔化、脸谱化历史定位之外;近代维吾尔先贤开创的这一历史新篇章,似乎完全被遗忘!

参加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国父先贤们,大多,要么死于殖民者的屠杀、监禁,如死于盛世才监狱的国父萨比特﹒大毛拉﹒阿吉;要么伴随共和国被推翻而亡命天涯,如先是逃亡阿富汗,最终流亡土耳其的默罕默德﹒伊敏﹒博格拉;未有几个能活着书写历史,也未有几个能站在历史高度总结共和国悲剧性失败的经验和教训。

好在,参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先贤,默罕默德﹒伊敏﹒博格拉,在其逃亡阿富汗期间,安心书写,留下了一本《东突厥斯坦历史》;使我们得以一窥那一段历史的波诡云谲,使我们得以站在今天的历史高度,在敬佩国父萨比特﹒大毛拉﹒阿吉的恢宏政治远见,及痛恨一些参与者刚愎自用短视的同时,能够总结历史的惨痛教训。

那一段历史,是辉煌的,是一段探索的历史;他在东突厥斯坦,乃至突厥-伊斯兰世界中的历史地位,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是当时刚刚从昏睡中觉醒突厥-伊斯兰世界的新篇章,是独一无二的历史开创!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遭遇了中国殖民者史无前例的污名化,尤其是在1949年中共占领之后;新殖民者对历史的恶意篡改,对侥幸幸存者及其回忆的谩骂与疯狂攻击,使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几乎被淹没在谎言与挞伐的宣传口水中。

但是,作为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历史起点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并未如殖民者所愿被其口水淹没,也没有被东突厥斯坦后人遗忘;反之,近年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以更加辉煌的形象,如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生命力顽强的千年胡杨,在沙尘弥漫的茫茫历史长河中仍然是傲然挺立;为后人,为后继者指引着方向,使后继者抱着希望和追求向前、向前。

第二个共和国,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尽管自1949年占领之后,似乎也伴随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强化,似乎被共产主义的狂风暴雨所吞噬;但实际上,相对于第一个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第二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并没有如中国共产党人所希望那样,轻易被谎言与挞伐的宣传口水所淹没。

第二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因存在时间长,而且,浴血奋战建立独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参与者,大多军政官员转为维吾尔自治区高级领导人,战士,大多还活着之缘故,反而和现实交错纠缠,历经中共殖民统治的疯狂与伪善,始终如影随形,从未远离参与过东突厥斯坦独立建国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的记忆,也未远离仁人志士的理想追求。

反之,伴随近几年维吾尔人被边缘化,哈萨克人被驱逐,纳粹式集中营的再现;突显东突厥斯坦各民族自豪感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辉煌历史,共和国象征的星月蓝旗,以及那些前赴后继献身东突厥斯坦独立英烈们的理想追求,再一次,开始给予挣扎于民族生死存亡东突厥斯坦后人独立之希望和自由之信念。

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也开始再一次从历史的阴影中走出来,抖落满身覆盖的殖民者扔下污言秽语,步履蹒跚走向国际政治的历史前台。

历史,毕竟是一门科学,是记录人类历史足迹的档案;无论统治者、殖民者如何肆意篡改编造,如何以自己的强权意志解读并强制灌输历史,都无法改变历史舞台上发生过的事实,无法抹去东突厥斯坦先辈们探索的历史足迹;殖民者不能,也无法一手遮天;人类捍卫自由尊严的坚定意志,必然使历史的事实、参与者的记忆,浮出水面,总会给追求理想的后人一些蛛丝马迹以探索,继续父辈的追求。

同样,东突厥斯坦两个共和国的历史,无论中国殖民者如何歪曲掩盖,如何污名化、妖魔化,如何以强权意志解读灌输;但今天的民族的悲剧,使更多的东突厥斯坦人,包括维吾尔、哈萨克,回族、蒙古等当年在同一个战壕浴血奋战者的后代,都流连忘返于对独立自由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辉煌时代的回忆。

对那段历史研究的学术文章,对那段历史惨痛教训的总结与回顾,在国外,如雨后春笋纷纷出版,风尘多年参与者的回忆录,也一版再版。

两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正在历史的灰尘中,向站在历史十字路口、在民族生死存亡危机中挣扎、呻吟的我们招手;历史可能再一次给予我们千载难逢的机遇,但同时,两个共和国的悲剧历史,也在用血的教训警示我们,绝不能重蹈历史的覆辙!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