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屠杀日与维吾尔人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我第一次知道大屠杀,大概是在上三四年级的时候;那时,我到哈密铁路上汉语学校已经有几年了,可以读小说了。

我们附近有一家汉人家庭,有很多收藏的书,我们邻居接一本书一天两分钱;我几乎一两就到他家去挑书;一天,我发现了一本厚厚的书,书封面没有了,后面也缺页,但有很多图片。

我决定就借那本书,拿回家我就开始看,图片是苏军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时拍的照片,记得有几张是堆积如山的尸体、鞋子、服装等,还有那些骨瘦如柴的人和焚尸炉;那本书是有关纳粹大屠杀的,书的内容大多忘记了,但那些图片一直未能忘记。

再后来,读抗日小说,如《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等,知道了意大利法西斯、德国纳粹、日本军国主义等名词,也稍微了解了一点希特勒德国。

到大连上大学了,找到威廉﹒夏伊勒所著《第三帝国的兴亡》,通读一遍,才开始真正了解一点二战的前因后国,以及纳粹德国的犹太人大屠杀;这时候,也才开始真正对种族灭绝有了一点认识,但也只能说是一点肤浅认识,也开始思考一些问题。

我当时最想找到答案的问题是:德国人似乎看起来非常优秀,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一个民族,会变得这么残暴?难道仅仅是一个希特勒的问题吗?普通德国人,那些成千上万欢呼希特勒万岁的人,他们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当时,因为中共极权主义思想的误导,大环境的局限和对苏俄的盲目仇视;和同学们谈论二战,多数时候,大家都是带着对德国军队的佩服之情谈论;而且谈论更多的是希特勒德国为何失败了,那里犯了战略性错误等,似乎对希特勒的失败有所遗憾。

然而,对和人类文明道德底线、和人类尊严有着直接关系的大屠杀、种族灭绝,及其根源——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共产极权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老师不谈,学生之间谈论更少,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反思教育!

直到工作了,自己开始遭遇中国殖民政权的全方位、赤裸裸的民族歧视,才深刻体会到犹太人的民族苦难;再后来,好莱坞大片进来了,看了《辛德勒名单》、《钢琴家》等电影,犹太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场景,纳粹那杀人如麻的冷酷,奥斯维辛集中营、焚尸炉,才使我更深刻的体会到法西斯、纳粹、共产极权主义的邪恶。

同时,伴随电视新闻的覆盖,尽管中国的新闻报道,明显带有宣传成分,但也能从中看到一些事实;九十年代伴随苏联崩溃,也看到了民族主义煽动下的现代种族屠杀,卢旺达、波斯尼亚等,那些血淋淋的场面,即便一闪而过,但也令人难忘。

伴随年龄的增长、知识面的扩展,和作为维吾尔人遭遇的殖民歧视,使我对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不仅有了深刻的认识,也知道了导致大屠杀的法西斯-纳粹主义,共产极权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邪恶;但说老实话,我从未想过,我们维吾尔人,会以“维吾尔种族灭绝”,和犹太人、图西族人、波斯尼亚人等遭遇苦难民族并列,进入历史上悲剧民族之行列。

到美国后,伴随英语阅读能力的提高,我开始看更多的英文版思想历史原著,及台湾出版的各类繁体中文书籍,以便更真实的、原汁原味的了解人类现代文明,彻底和中国极权主义程序化的简体字、吸收知识方式、思维模式告别。

我家附近有个非常大的二手书店,我先是大量购买了近代中国历史,苏俄共产极权主义历史,苏俄古拉格、中国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等的书,试图了解苏俄及中国的共产主义极权政府给我们民族带来的灾难。

到了2017年,伴随东突厥斯坦大规模抓捕,集中营的出现,我又开始大量购入有关大屠杀的书籍,开始夜以继日的阅读大屠杀的来龙去脉,大屠杀的残暴,死亡人数,每一个经历大屠杀个人的悲惨遭遇;及当时的犹太人是如何应对大屠杀的。

犹太人大屠杀,和现在的维吾尔种族灭绝一样,并不是希特勒一上台就开始的。

就如维吾尔人在异族殖民者统治下一直遭遇歧视一样,犹太人在欧洲也一直就在遭遇着歧视和排犹浪潮的袭击,因而,希特勒上台伊始,尽管也一直高呼着排犹口号,也有水晶之夜的烧杀袭击,但并没有直接大规模抓捕关押;所以有很多犹太人,本可以离开德国,但他们却选择留下;他们以为,和以往一样,希特勒的排犹浪潮也会过去。

维吾尔人也一直遭遇殖民者的歧视和民族压迫,无论是满清帝国,还是国民党、共产党中国,都对东突厥斯坦进行殖民掠夺,对当地各民族实施种族歧视与迫害;但一直也是一阵强势镇压,一阵安抚欺骗,因而维吾尔等当地民族的普通百姓,总以为如过去一样,歧视和血腥镇压会过去,生活又会一如既往。

当然,维吾尔人和犹太人有一个根本的区别,那就是东突厥斯坦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不可能全民族移民,那我们会失去根!

现在,在习近平的共产极权主义,和中国极端民族主义遥相呼应,将维吾尔民族作为其国家的敌人,开始了纳粹式的“最后解决”之种族灭绝。

但是,现在不是二十世纪初,人类已经进入了现代文明;而且,在经过了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之后,醒悟了的人类不会容忍对自己同类的再一次屠杀;因为,种族灭绝,也是反人类罪;是对人类尊严的挑战;今天如果不能阻止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那么明天,独裁者会对另一个群体开始另一场血腥屠杀!

如果今天,习近平不能在东突厥斯坦被阻止的话,他的镇压机器明天就会对图伯特人、香港人大开杀戒,而后天就可能对台湾人大开杀戒;再往后可能就是东南亚任何一个挑战习近平极权中国的民族,甚至有可能是任何一个欧亚其他民族。

1月19日,即将卸任美国国务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先生宣布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的暴行,是反人类罪、是种族灭绝罪,因该说,这只是文明世界应对中国,阻止维吾尔种族灭绝的第一步;我们期待美国及其他民主国家的后续行动,我们期待联合国的行动。

习近平和他的刽子手陈全国必须被国际刑事法院审判!尽管他们已经被人类道德法庭所审判,已经与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一起,进入了历史罪人之黑名单,但还不不够。

他们必须站在国际刑事法院受审,以使大规模抓捕、集中营、强制失踪、强制劳动、强制节育等反人类罪行真相大白于天下;以使那些冒天下之大不韪,光天化日之下,大肆掠夺、迫害维吾尔人的肇事者认罪伏法;以使那些打着移民名义强娶、强奸维吾尔女士的殖民者帮凶,受到法律的制裁;以使那些在集中营、监狱冤死者的灵魂得以安息。

维吾尔人,作为一个曾经连接东西方文明,为人类文明做出过贡献的民族,是一个追求现代文明的,有信仰的民族;我本以为,我们会以现代文化科技上的贡献,作为跻身现代文明民族之林身份,进入世界历史的新篇章;但不幸,我们却以“维吾尔种族灭绝”的悲剧,进入了世界历史的现代篇章。

这既是我们维吾尔人的悲剧,也是人类的悲剧;我们维吾尔人,和经历过人类历史上最黑暗大屠杀的犹太人一样,在急切不断提醒、呼吁人类信守“永远不再重复”之诺言的同时,期待一个没有民族悲剧时代的来临。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